男人穿女人的衣服合不合适有什么问题没
发布时间:2018-08-03    点击次数:

出生于四川,24岁发起参与女权运动:“占领男厕所”、“带血的婚纱”等从2013年9月份到2014年4月,肖美丽从北京徒步走到广州。沿路她会停下来给各地官员寄信。她想呼吁的是:中国必须改变对性侵犯的处理态度。“在中国,人们会指责受害者,而不是侵害者,”肖美丽说,“这正是我们努力想改变的。”肖美丽和她的同伴们每天8点起床,9点左右出发。每当到达一个新的市镇,她们就会去邮局给当地官员寄一封信,要求加强性教育、对教师进行审查,并更好地调查性侵指控。
拾遗 | 女权主义者肖美丽:反性骚扰不该锁住女性
2014年女权主义者肖美丽专访
网易女人:你是如何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的?
肖美丽:我觉得要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首先得是一个追求公平的人,而且作为一个女性我觉得我是一个完整的“人”。这样的我在成长过程中总是发现一些奇怪的事情,它们在我看来并不那么理所当然,但我也不明白它们到底是哪里奇怪。
例如小学老师教写“ta们”时不管有多少个女生在,只要其中有一个男性在就必须写成“他们”,只有在所有人都是女性时才能写“她们”。为什么妈妈的父母要叫做“外婆”“外公”。为什么小学同班的男生会骄傲的说:男孩子的尿是可以辟邪的,女孩子的尿是招鬼的。(这个例子好奇怪……)为什么我的好朋友会说以后想生一个儿子,因为男孩子比较聪明。为什么大学以后女生们都要把自己弄成一个样子?
一直到大学时接触到一些女权主义的书籍和文章,才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好像近视眼戴上了眼镜一样,突然看清楚了原来是这样的。女权主义让我感到振奋和好奇。
网易女人:是什么念头让你有了“美丽的女权徒步”的想法?
肖美丽:之前也在做一些关于性别平等的倡导活动,我觉得做这些事非常有趣也很有意义。2013年媒体报道了超级多的校园性侵案,大家开始关注这个话题。我也觉得这是一个时机,可以在这个时候做一些事情来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在相同的时间里我在憧憬着一场自己的长距离徒步。有趣的是我和我的朋友们首先都在担忧我在路上会不会受到性侵害。这是和男性徒步者不同的地方。但经过更多的思考,我发现这样的顾虑来源于一种“女性在陌生的地方会更容易被性侵”的观点。而事实上性侵多发于熟人之间,这样观点其实也在无形中束缚着女性的发展。在所谓安全的空间里的女性安全吗?去远距离徒步就危险么?我想可能不是这样的。女性要能安全的生活在这个社会里,需要的是平等的权利,性的权利。所以我该做的事不是放弃我所期待的徒步旅行,而是通过去徒步来做出一些改变。通过一件被认为容易被性侵的事来反抗性侵,这是一个双重的反抗,而且远距离徒步这个形式本身也是很有力量的,在做好一些必须的准备之后,我就决定要来一场女权徒步。
拾遗 | 女权主义者肖美丽:反性骚扰不该锁住女性
网易女人:你在这一路上都做了什么样的活动(女权方面的宣讲之类的,或者什么有特色的签名活动等)?身边的民众如何看待你的这些活动?
肖美丽:每到一个县和市我们都会为我们的建议信征集一些市民连署。征集签名是一种,很方便也很直接的倡导活动,同时还能增加我们建议信的力量。但征集签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对于我这么一个内向的人来说,连续征集50回签名,比徒步两千公里要还要难。
在郑州、武汉、信阳、长沙这样的一些我们能联系到场地的城市我们都会停留几天,做一些分享会、沙龙和演讲。这样可以比较系统全面的分享我们的观点,认识一些新的小伙伴。
在石家庄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针对四部委关于防止校园性侵害的意见的小小的行为。(我的日记里面有)呼吁防止校园性侵不能通过把女生关起来这样的方式。
在郑州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照片征集活动,题目是:“我想对被性侵的小朋友说:……”其实性侵害对受害者的伤害很多都来自于谴责受害者的社会舆论。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小活动能呼吁大家在对待性侵害事件时,不要谴责受害者,而是使鼓励和支持ta们。想想我们该对受害者说些什么。
身边的市民大部分是很支持的。但可能和我们呼吁的防治校园性侵害的这个主题有关,如果我们做的是:我要性自由。那反应可能就不一样了,呵呵。即使是这样的主题,大多数人都只是觉得你做的对但是不会帮你,哪怕只是签一个名。很多人都觉得这不关ta的事,就算她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女性。普遍的冷漠时常让我沮丧,甚至愤怒。
网易女人:你给政府部门递交过什么样的信函?对方是如何反馈的?有过非难吗?你是如何解决的?
肖美丽:我给每经过的县市的政府、公安局和教育局都会递交建议信和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建议信的内容大致都是一些我们的关于如何防治校园性侵的建议,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也是关于他们现行的防治校园性侵害的措施的询问。
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政府有反馈。很大一部分的反馈都还挺敷衍的。非难倒没有,因为我们做的都是好事嘛。不过时常发生的情况,就像今天早晨我接到一个郴州的电话,对方也没有说自己是谁,在问了我的名字之后就直接询问我是干什么工作的。但我的工作和信息公开有什么关系呢,我是一个开淘宝店的,我只是以公民的身份来做合法的信息公开。